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健康两性大全 >「为何工作」先是社会学,同时也是生物学,最后才是个人选择题(

「为何工作」先是社会学,同时也是生物学,最后才是个人选择题(

2020-04-24 人气:675

「为何工作」这一问题看似是个人选择题,我们可以选择自己要为什幺目的而工作,我们以为目标应该是由自己设定的。但其实不然──它首先是个社会学的问题,同时也是生物学问题,最后才是个人选择题。

为何工作?我们有个默认的答案

关于「为何工作」这一问题,我们曾经有过明确的答案。社会学的答案可分成两种,第一种来自社会环境,第二种来自社会文化。

如果你穿梭回到几个世纪以前,随便捉住任何一个人问:「你为何而工作?」他会感到错愕,然后语气坚定的回答你:「当然是为了填饱肚子,为了养家糊口,为了生存啊!」

这在以前就是问题的全部答案,而且是绝大部分人类的共同答案──因为当时的温饱问题并未得到解决,人们还不时需要面对饥荒、农作物失收、战争、掠夺等情况。

至到来到了近代,温饱问题虽然还未完全解决,但大部分的国家的人民(尤其是先进国),都已经不把温饱看作是紧迫的问题。人们害怕营养过剩多于饿死,有些人甚至希望自己能节食多过希望能多吃。

社会环境(主要是人们的共同困境)自然提供了明确的工作意义,这是社会学的第一种答案。

除此之外,在以前你还会听到人们说:「工作是为了国家」、「工作是为了荣耀上帝」、「工作是为了吃苦锻炼」之类的答案。

例如,在战争时期,哪怕不是从军打仗,人民也会为了提高国家的物质生产而奋斗;如果是太平盛世,虔诚的信徒会为了遵循上帝的意愿而劳动;人们还会遵循先贤的教诲,把「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,必先苦其心志,劳其筋骨……」牢记于心,将工作看作是自我提升的必要。

换言之,以前的人们不太需要思考自身工作的意义,他们要幺有着明显的问题(温饱)需要解决,要幺能从政治人物、宗教人物和先贤那里找到意义。

时间转移回到现代,你如果在街上找人问:「你为何而工作?」,你会得到各式各样的答案:有人会回答是为了获得更高的职位,有人会回答为了提升自己的能力,还有一个常见且无可厚非的答案──为了赚钱。

如果你再问深一层:「为什幺要获得这些?」,如果他们能坦白回答,他们会说这样是为了买奢侈品、为了买车子、为了买房子、为了买XXX之类的。

当然,还是会有不少人在现代回答:「工作是为了糊口、上帝、国家」。但这一回答背后的紧迫性不如从前,或者相形之下较为失色。这样回答的人的数量正逐渐减少。

为什幺呢?因为随着工业时代的降临、资本主义的崛起,商人们的影响力水涨船高,以前人们多数崇拜政治人物、宗教人物和先贤;现在人们多数崇拜富豪、成功人士,而他们大多数都是商人。

时间越往现代推移,商人可用的宣传手段就越是发达,而且商人也最有积极性和资本去灌输人们资讯。而人们被商人灌输了(或自愿接受了)两个新的观念──消费主义与快乐哲学。

简单来说,快乐哲学就是我们日常中会频繁听到的「开心就好」、「人生最重要是过得快乐」、「快乐是生活的最终目的」。

而消费主义主要由商人们极力推动,商人们透过各类广告、宣传手段试图告诉你:「工作就是为了善待自己」、「买我的车你会更快乐」、「这是世上最棒的手机,能提升你的生活质量」等等,久而久之,人们就获得了许多消费的理由。

快乐哲学和消费主义两相结合的迷因(meme,我曾在这篇文章介绍过这一概念),其带来的观念根深蒂固,逐渐成了现代人心中「为何工作」的默认答案──为了获得快乐、为了买更多的东西、为了物质享受、为了功利。

社会文化(主要是由商人们推动)给我们提供了新的工作意义,这是社会学的第二种答案。

总而言之,对现代人来说,「为何工作」的答案还算是明确的,但只要在细想之后就会发现,这些答案都是社会文化灌输给我们的思想。儘管「被灌输」不等同于「坏的」「不好的」,但每个人都应该意识到它的存在,自行反思是否真要接受,否则它就会成了我们的默认选项,影响一生。

「为何工作」这一问题看似是个人选择题,但其实不然──它首先是个社会学的问题,同时是生物学问题,最后才是个人选择题。

而在讨论个人选择题之前,我们还得先探讨生物学问题。

人的三种追求

郑也夫先生在《后物慾时代的来临》中提到,他认为人在生物学意义上的本能追求可分成三种:

我们的「为何工作」问题,可以从以上文字里找到几个选项。

►「为何工作」先是社会学,同时也是生物学,最后才是个人选择题(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