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每日养生资讯 >「主客不分」就会惹人厌恶

「主客不分」就会惹人厌恶

2020-04-24 人气:831

※ 引述《romeburn (坑坑相连到天边)》之铭言:

先不论中国人这个概念,说中华文明的话,事实上,中华文明对于怎样不被人讨厌是有很多智慧在的。这些智慧只是被贬低或者消失,或者没有被重视和普及。

看看成语,「入乡随俗」这个词语,就是叫人去到另一个社会就要跟随当地的文化习俗行事,「喧宾夺主」就是告诉那些人,客人的声音,不该压倒主人的声音,《周礼》也有规定客人上门的礼节。

古中华文明早已理解,去到别人的地方,要不被讨厌,就得尊重当地的文化,这是古代已有的智慧。换句话说,如果你没有尊重当地的文化,你就会被讨厌。当两个文化之间有冲突时,要消解冲突,至少有一方要退让,而退让总要有个标準,古代的标準就是宾主之别。宾主有冲突,宾客自退,这样就回复和气的状态。

而这些是今天被遗忘了的智慧。

但今天盛行的观念,并不是宾主,而是强弱。今天流行的是弱肉强食的力量主义,任何事情都应该是强者推进,弱者退让。这包括文化与文化之间的冲突,例如旅客去到别的地方旅游,文化有差异,自然有冲突。

相信力量主义会觉得,如果有任何人不向自己退让,是因为对方较强,如果对方不是较强,那就是对方有优越感,自以为很强。相对而言,当自己觉得自己比对方强的时候,对方就应该退让,当然很少人会知道这只是「自己觉得自己强」,对方未必认同。

力量主义在和平时期有矛盾的,对方必须同时也认同力量主义,以及觉得自己是弱者,才会向强者低头。如果双方都认为自己是强者,或对方是弱者,或者要被求屈服一方不相信力量主义,那幺就会产生冲突,讨厌那些冲突时不肯退让甚至要自己退让的外来者。

力量主义这种价值观,在动乱时期或者是很有效的,但在和平时期 (至少今天还未战乱),实际上你再怎样主张自己强,环境不容许你直接用暴力证明谁强谁弱,结果力量主义的「弱者屈服于强者」的构想,在现实中根本不可能实行。

力量主义是一种适合乱世的观念,但在和平中不断扩张,就会製造乱世。因为乱世才真正适合这种思想。

另一种是宾主之别被扭曲,就以台湾为例子好了。

如果深明台湾人是台湾的主人,自己是客人,在冲突时,如果没办法在其他部份达成共识,那就以宾主作为退让基準。那其实也不会令人讨厌。我是香港人,就算有些人会说「香港人不是好东西」就来排斥我,大部份台湾人都是对我友善的,因为我明白,来到台湾,我就是客,台湾人是主。我知道甚幺时候退让。

有部份人是明白有主客之别,可是他们的做法,并不是执行他,而是想要扭曲他,怎样扭曲?

那就是去到别人一直成长居住的地方,直接宣称自己是「主」,我不指明是谁和哪些人,这能应用在这地球任何人之上。因为觉得自己是别人地方的主人,所以主客之别,全不通用,入乡不用随俗,因为我不承认这是别人的乡,这是「我的」,我也不是喧宾夺主,因为我就是主。我不是外来者,我相信我是这里本来的主人。然后我说,你的祖先不也是移民过来吗?我跟你是一样,完全忽视了自己没在当地成长的事实。

但对于当地居住的人来说,如果我不是这地方的主人,那,我在这世界任何地方都不是主人了,因为这是我仅有的乡土。那幺,这冲突就变成必然,因为当地人是无路可走的,这是唯一的家,如果还被当成是你的东西,就没有家,没有一个生存的空间,一个总是支持自己的地方了。

这就会产生极大的反感。

「家」对很多人而言,就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地方,因为人在外面生存,总要有很多被社会化的部份,接受有异于自己本性的文化。人需要一个能够退守,休息,放鬆,能够以自己文化,语言生活的地方。这就是家。而我们目前很多人并不深入理解这种概念,或者,意识到自己有家,却不意识到,一个对自己只是旅游和工作的地方,也是别人的家。

故此,是这些重要的智慧,被很多不重要的东西所压制,轻视,才导致这样的结果,这些智慧,没有出现在基础教育和德育上。就产生这幺多问题。这是无分国藉、人种的,总是会有这种人。不过,如果教育上没有提到,那就是教育与整个国家制度的缺失就是了。